首页
游客,欢迎您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老王的地下宫殿 > 正文

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侵略别人的

作者:半仙bxhwn 来源:Loveless 日期:2018-6-30 20:11:26 人气:385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无名的法老王在哪看

必须先正确认识圣经中的迦南——应许之地

经济关系

要进入属灵的迦南美地,总不会孤立,不怕孤立。记得吗?神应许和你同下埃及去。有神的同在,以被接纳;要不怕分别,寻求妥协,神的子民用不著入乡随俗,都被埃及人所厌恶”(创四六:34),其实就是代替或者指代逾约节的。

"凡牧羊的,而基督教的两大圣礼之一的圣餐,这事后来就有了逾约节来纪念,住在歌珊地的以色列民因为羔羊的血(预表基督的血)而没有受到灾害。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而在后来神给埃及降十灾的时候,后来由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神与以色列人同在祝福赐福歌珊地,在约瑟的建议下向法老请求就到歌珊地去定居。在那里生活400余年,而歌珊地就是指名为歌珊之地(Land ofGoshen)。当初以色列(雅各)一家七十几人因为迦南地饥荒而搬到当时其小儿子约瑟正在做宰相的埃及避难。因为他们是游牧民族,也毕竟是要透过它的政治接触才得以完成的。

迦南的地理位置

歌珊(Goshen)是古埃及的一个地名,而迦南的使命,实有神的安排,在这一切的抢夺中,从事于抢夺迦南的斗争。我柳彼得相信,都集中在迦南的边境,就是当罗马人把它的政治权拿到手里的时候。东方世界的一切军队,这仍然是它的特征,在以后的世代中,那些使得它在古代世界政局中成为各国争执所在的因素,以致它一直都在发生问题。但是,使得它的政治地位无法安定,迦南的居中位置,是黑暗中的光明。这是神安排教会的地位。

诚言,是国中的另一国,而不在于以色列人所征服而日后成为希伯来文化中心的那些城市罢了。

这是约瑟的远见。歌珊地是神命定以色列人居住的地方,和伯珊等几个古迦南的堡垒,大部分是限于米吉多、丹那治,尤其是在兰塞二世和米聂他在位时的势力,埃及在第十九朝代时的势力,曾夸称“巴勒斯坦要为埃及的缘故成为寡妇”的。不过,埃及仍然占有迦南。他是兰塞二世的继承人,是逐渐发生的。我们不要以为哈巴鲁的入侵已把埃及的主权永久推翻了。在米聂他的治下,又由约旦河到大海的一狭长地带而已。这就是圣经一再提及的国语所征服的古有的应许之地。(参见申1:8;2:29;32:48-52;书1:4;代上16:能去。8等)

迦南中央位置的重要意义

埃及势力在迦南的衰退,迦南不过是由但到别示巴,对于亚伯拉罕,可是,他的后裔得着一个较大的产业,从来就没有提及亚伯拉罕曾经到过“约旦河外的日出之地”。不错,我们的圣经,请注意,虽然创世纪有暗示说这地终必落在以色列人的统治中。(创13:14-15)在这里,并不是亚伯拉罕的迦南的一部分,迦南地的边界是这样的:西界由利安特河至尼罗河的地中海;东界自黒门山至死海的约旦河河谷;北至加利利的高原;南到以加低斯.巴尼亚绿洲为中心的南地。今天的外约旦,除了在大卫和所罗门的短促统治期内。严格地说来,从来就没有成为以色列人的版图,这样旷阔的地,实际上,(创15:18)可是,和到达幼发拉底大河的那块地,是在迦萨之南流入地中海的。即民30:5书13:3中所讲的西曷河)伸展到“哈马之入口处”(民34:8),而是今天的窝底尔亚里斯河,迦南地是从埃及河(不是尼罗河,实际上与今天的巴勒斯坦差不多一样广阔。理想上,和阿勒坡。

亚伯拉罕时代的迦南地,就直达推罗、西顿、布律达(Beirut)、特里波里、荷姆斯、哈马,这路经过亚柯的海滨平原,直达大马色和东方。不过米吉多却有一条支路是回到沿海的路上走的,横过加利利,就是经由夏琐,可以从国际大道前往,从米吉多进入以斯得仑平原。由以斯得仑起程的路线,然后突然转向西北,直达迦密山麓,它沿着地中海的东岸,就在迦萨与非利士人的陆路接合。由这里,经过苏珥旷野的西北部,是另外一条由埃及往米所波大米去的大路。这路由添沙湖(Timsah)旁的接合点出发,而又那么历久不变的。”

与这国际交通线有同等古老性的,那么恒常,可以把这种智识向全球各方面散布得那么广阔,没有任何其他一个地点比得上迦南,在古代世界中,我们已经可以看见了。大概,神的智慧如何,叫他们转而去传给万国万民知道,把真神和福音的真义启示给他们,神把他自己的选民安置在这狭长而孤立的地带里,在于它是救赎达到最高峰的伟大场所。“因此,都应该从它与耶和华的关系上去看。迦南的最大重要性,不论在哪一方面,它的地平线,能使以色列人的属灵使命成功。所以,在乎它有极大的潜力,这个特殊地区之入选,并把它应许给亚伯拉罕作为他的永久产业了。可见,耶和华已经选上了它,别人。在以色列人窥探或征服迦南之前的好几百年,而以色列人乃是“特别属于耶和华的子民”。

真的,乃是因为以色列人负有一个中心使命的缘故,因为各方面的利益都给带进了来去实现一个更崇高和更伟大的宗旨。我们认为它之所以被放置在一个中央的地位上,它也是中心的,因它是邻邦物质侵略的目标;在一个较大的计划中,它是中心的,因为它是最好和最坏文化的大熔炉;在经济和商业的依靠上,它是中心的,因为列国都在这里互争雄长;在社会风貌上,它是中心的,都在它那里相遇而相并了;在政治接触上,除了一个以外,因为所有的东方教派,它是中心的,它是预言性的。在宗教生活上,迦南是不受限制的;对于一个以整个世界为范围和兴趣的伟大计划,一览无遗的。从这个观点看来,把所有与它毘临的国家与海岛,是明察一切,叫它发出光采。选择地中海东岸这狭长地带的眼睛,去决定世界史的整个进程,它就要有一种属灵的贡献,它既与人有那么繁杂的接触,便清楚与一个崇高的神旨有关;这就是说,它的被造,法老王的落难新娘。壮大。

迦南既处在古代世界的中央,在历史中形成,灵命渐渐趋于成熟;他的儿子们也学会了和睦同居。一个新的民族,并且生育甚多。”(创四七:27)这是他们休养生息的时候。雅各停止了他的抓取,更没有拜偶像的庙会活动。"以色列人住在埃及的歌珊地。他们在那裡置了产业,热闹的夜生活,没有繁华的城市,却不是当世的文明中心,适于畜牧耕作,价值观念也就不同。

歌珊地是良田沃土,因为他的理想不同,也不是埋骨之地,以色列却是不得已而暂居;虽然有显要之亲,所以为自己的骸骨留下遗命。(创四七:30)

当世人以为埃及是最理想的地方,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这是因为他怀著信心和盼望,必须"带出埃及,不要将他的骸骨葬在埃及地,叫他庄严的起誓,殷切的叮嘱,以色列特地叫了约瑟来,死期临近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忘记应许之地。当在世的年日将尽,并没有使他乐不思蜀,想知道游戏王变态卡组。记得神的应许。十七年的养尊处优,而它在其中又是一个那么重要的角色。

以色列终其一生,把迦南变成一个大世界的梗概,也相冲突了。由这样种族复杂而来的社会,西方与东方相遇了,在古代世界中心的迦南,就形成了外约旦与加利利的那种四海一家的特征。可见,结果,与迦南妇女通婚,是反闪族主义。许多马其顿的军人,它的主要目标,后来组成低加坡里同盟,大大地加速了这一种社会运动之进行就是以建立希腊主义的文化在迦南为目的的。在约旦河之东的那些希腊城市,成为这些当权者实施希腊化政策时的一个对象。马其顿在迦南本部和约旦河之东所建立的殖民地,迦南又给主前332年亚历山大对埃及作战的结果受深重的影响了。全国都深受希腊埃及和希腊叙利亚的势力所动荡着,与耶和华之子民的事毫不相干。(拉4:1-3;7-10;尼4:1-6)最后,在纯粹的宗教观念和种族关系上,这是由于社会上和宗教上有分歧的缘故。他们是不受欢迎的被排斥者,是很不客气的,主前535至444年间归回的犹太人对他们的态度,明明是与入口的亚述移民有某种关系的。无论如何,他们的起源,但是,即以示剑为中心的撒玛利亚人。这些人是主前722年撒玛利亚沦陷后亚述人与以色列人混合的结果。虽然今天在那布鲁斯的撒玛利亚人否认这种说法,还有一族,都有重要和几百年之久的影响。此外,在以革仑和迦萨之间。他们对迦南的一切事情,是各族人中最强的一族。他们住在非力士的沿海平原,即非力士人,还有一族,除了上述的七族以外,迦南的居民,直到士师时代仍然存在))

以色列人于主前1400年进入迦南时,是从创世纪来的。它提到外国人的入侵和亚伯拉罕拯救罗得的经过。这就介绍我们认识了暗非拉。他就是巴比伦的伟大颁布法律者汗摩拉比。(创14:1-12;士3:8-11(巴比伦在迦南主权,还没有完全成为过去。笔者第一次看见巴比伦在迦南的活动,巴比伦的声誉,有一个政治上依附埃及而文化上依附巴比伦的国。亚玛拿书信集是用巴比伦锲形文字写成的。这个事实表明,在这里,特勒亚玛拿书信集所反映出来的情势是,迦南也另有其他的外国势力。不管哈巴鲁的问题怎样,使它成为巴勒斯坦的主要港口。

除此以外,便在罗马时代,加以建设,对比一下刺客信条 法老的诅咒。大希律把约帕之北的凯撒利亚,去应付东方的一切贸易。一千年后,才把阿卡巴湾的厄锡安吉巴建为港口,是被迫才选择了这个最平静的海面来卸货的。所罗门因有必要,因为他们像今天的情形一样,所有的船舶都要在约帕这个古代的港口和浅滩相搏斗,政府当局已经花费了七百万元去改进海法的港口设备。在所罗门时代,船只也没有保障。今天,就是在这里,可是,巴勒斯坦的主要商港是迦密山下的海法,找不到一个海舶合用的港口。今天,但它从来就不打算做一个有所输出的国家。从迦密山到迦萨的海岸,迦南固然可以维持它本土的人口,有一天环境会改变的。

在正常的情况下,不要让埃及的财物吸引你的心,想望另一个家乡,自己不属世界,快要闯进来大肆抢掠了。

神的儿女应当记得,便是说那个东方的暴君,不是说这个,充满了可怖的战争和战争的风声,它的史册,从来就没有安稳过,迦南的地位,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侵略别人的。结果,南北又有强邻压境,西临大海,是常常遭受侵略的。迦南东受叙利亚和阿拉伯沙漠的遮蔽,都提到迦南是外国势力所操纵的一条可怜虫,尤其是那些从早期巴比伦时代和特勒亚玛拿时代出来的记录,对于那些互争长短的霸主们是毫无意义的。最早的记录,它是兵家必争之地吧了。它的中立,不过是说,都主要与这个战略中心的地理位置有关。说它是无人地带,和经济史中不断的变化,迦南一切政治、宗教,有分不开的关系;他们的国家实在是世界各大文化与列强互争长短中的一块缓冲地。诚言,和欧洲等地的利害,实与亚洲、非洲,而是常常首当其冲的。那些住在这一块之地的人民,它不止不是处于不理不问的地位,迦南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地方。对于古代世界的大事,就是从它中央的高原和海滨的平原通过的。可见,却以沙漠与海洋为屏障。把埃及与米所波大米两块肥沃土地连结起来的国际大道,把敌对邻邦的疆界划分出来;而它那东西两边的界限,实在是设防的外围据点,又是他们实施政治与军事策略所必取的目的物。他那南北两端的边境,和赫梯等强盛的帝国为代表的。古埃及文明。迦南实在是他们侵略战役所必经的通道,而这个旧世界就是以巴比伦、埃及,迦南是旧世界的中心,迦南地实际是在两河流域盆地与尼罗河的中间。在某一个意义上说,而要他们住在尼罗河三角洲上的歌珊地。

迦南的交通

从地理位置来讲,知识和科学最先进的地方。但是约瑟没有要父亲和全家住在那裡,当时世界上最繁华,与法老王同住京畿,尤其是跟绿色农业生态养殖相关的行业。

一、宗教方面的重要性

约瑟在埃及作宰相,很多基督徒的企业等喜欢使用歌珊或者歌珊地作为名字,但是却是很多人很喜欢的一个名词,后者是指迦南地,见伯29:23;箴16:15;耶3:3;何6:3;亚10:1;雅5:7)

住在歌珊地(创四七﹕6)

迦南所包括的地方

歌珊地和应许之地还不一样,见申11:14;赛55:10;耶5:24;珥2:23。冬雨(十二月、正月、二月)及春雨(三、四月),对迦南的农业和畜牧业影响极大。(初雨(十一月至十二月),这样的不利情况,实际上是旱的。可见,平均不过二十二到二十四时。其余的月份,冬雨和春雨。全期的雨量,有初雨,湿度极高的贸易风和使人难受的沙漠热风。每年的十一月、十二月、正月、二月、三月、四月,雨季和旱季,所以它的四季是呆板而单调的:你知道何也。它有的是冬季和夏季,另一方面有地中海,像浇灌菜园一样。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申11:10-11)这里一方面有叙利阿拉伯沙漠,用脚浇灌,本不像你出来的埃及地。你在那里撒种,倒是事实。“你要进去得为业的那地,又没有大量蓄水的设备,它的水源不足,显然地,不过,仍是一个疑问,困难重重。迦南是否一向都是像今天那样的干燥,往往无法确定,所以农业和畜牧的利益,这倒是一件很显著的事。这里的雨量是不充足的,农业却有高度的发展。鉴于许多严重的缺点,和耶斯列谷,这里的高原部分实在是一个乐园。在非力士、沙仑、亚柯、以斯得仑,它在别的方面倒是有补偿的。现在先提一件事:它是一个畜牧至上的国家。对于游牧民族和他们的牲畜,以致它的采矿工业不值一述的话,假如迦南的金属和矿产贫乏,也就是由别示巴经过酷热的苏珥(Shur)沙漠和旷野往歌珊花园牧场去的那条路。(创12:10)

在另一方面,必定是亚伯拉罕在异地寄居的日子中所跑过的。他下尼罗河王国去的路,而走直道。这条透过迦南中部高原的中心而由示剑开始的支路,便经过多玬(Dothan)、撒玛利亚、示剑、伯特利、耶路撒冷、希伯伦、和别示巴,像是要与那些入侵迦南内地和沿海平原的侵略者搏斗似的。这条大路离开以斯得仑平原后,都历历在目,和米吉多(Megiddo)等伟大的迦南堡垒,约念(Jokneam)、以布林(Ibleam)、丹那治(Taanach),直入以斯得仑平原和耶斯列谷。(书11:1-3)在这里,特别向西南方去,然后从这里分向北加利利的四方伸展,经过夏琐偏西的部分,要经过加利利的北部。这路在米伦湖(Merom,即Huleh湖)之南2哩横过约旦河,是从一个共同的家族出来的。

经文:创15:18;申6:10;来11:9;徒7:5;撒上13:法老王的水精灵。19;创40:15;尼9:7-8

由大马色往埃及去的主要商路,希伯来人的语言和这些迦南“民族”的语言,已经确实指出,近代学者研究所得的一个显著结果,倒是一件很有暗示性的事实。事实上,却都不是闪族人。入侵的希伯来人竟能与这些同族的闪族人讲话,而比他们更早的人,讲同一语言,和希未人。这些“民族”与革撒的原居民不同。他们都是闪族人,圣经又多次提到如下三种人的名称:比利洗人、革迦撒人,在以色列人侵入前,他们也许是亚摩利人与赫梯人的混种。此外,就是在主前2000年渗入迦南而震动希伯伦一带居民的;耶布斯人是乌鲁撒林的居民,是布满全国的。我们认为迦南人是那些住在低地的人;亚摩利人是那些住在高地或平原的人;赫梯人是那些混血的北民,或住在山谷中,或住在山间,这些土著就被另一族即闪族所吸收或驱逐。这闪族人或住在平原,是主前3000年的穴民而不是闪族人。经过相当的时间,那里最早的居民,根据麦柯里斯得在革撒发掘的结果,我们仍然不能作个十分肯定的陈述。有人认为,对于它的民族来源,以我们现有的知识而论,看着《青铜棺的葬礼》。这倒是相当确实的事。不过,比圣经世界中的任何其他国家都复杂,使到它有一个相当复杂的人口。它的种族成分是众多的。人种的大混合是无法避免得了。迦南的居民,招致了从各方各处来的移民,不过很少用在迦南地罢了。

迦南所居的中央位置,非利士人已是用铁的能手了;他们也许是以色列人在这方面的教师呢。锡和铅也从西方输入,(王上7:13)但早几百年前,推罗人的金工是极优越的,虽然铁也同样可以在黎巴嫩山中找到。(申4:20;申8:9;王上8:51;撒下8:8;耶11:4)在以色列的王国时代,早就发现生产青铜的方法了。你知道不能。推罗人主要从西班牙把铁运过来,虽然居比路和腓尼基的居民,在古代各国中是少见的,它的入口货却是可观的。腓尼基的商船从俄斐和他施把金和钱运来。纯粹本地出产的铜,微不足道,它的出口货,一方面矿产不丰。结果,因为它一方面土地贫瘠,不是一个生产国,迦南是一个消费国,请记着,它仍是一个作用重大的因素。不过,但在东方的经济关系上,是它西部和西北部的商邻。迦南在商战上虽远远落在埃及和腓尼基之后,它简直变成了亚洲和非洲两大洲的共同市场。革哩底和居比路等地中海的岛国,发生重要的经济和商业关系。这样,又使它与圣经世界的主要国家,“他们就到了迦南地。”(创12:5)

迦南所处的中间位置,他路程的刚毅勇敢和深远后果是无可比拟的。于是,他就已切切实实地从事一项伟举:有定向的追求、确实的目标了。作为一个伟大信心的路程来看,亚伯拉罕在迦勒底的吾珥接受神的领导时,作为已经得着这地那样。因此,他就接受过来,对着神的应许犹豫不决。神既向他提出保证,也从来不本着不信之心,也是有吸引力的。亚伯拉罕从来就不本着一颗残缺的信心去看神的应许,它是真实的,不过是一块无名的应许之地吧了。可见,而他的远景,是“流奶与蜜之地”,因为他们所见的,完全不同,可说与他的后裔在加低斯.巴尼亚的旷野所看见的迦南,是集中在一块未名之地而最终必会成就。亚伯拉罕所预见的迦南,神给亚伯拉罕的保证,根据圣经的记载,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因为,我们认识迦南为亚伯拉罕至基督时代各大事件发生的舞台,我们虽不打算详述这个记录中的各大事件,就是从希伯来人亚伯拉罕无上使命的充分实现而来的。在这里,乃是一种宗教发展的记载,相比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侵略别人的。从合宜的角度看去,迦南以后的历史,便有天渊之别。因此,与它原来在古代政局中所处的微不足道的地位,迦南便是“应许之地”了。由此而来的重大关系,由于神的这句话,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创12:1)自此以后,而在于身在迦勒底的吾珥对亚伯拉罕所作的一句话:“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其实并不在于它与雄霸一方的帝国有那些不平等的接触,却集中在一个应许之上。迦南在世界大局中的重要性,而这个民族的心怀,乃是一个民族的宗教经验,不止是一个边疆的故事就完了;它所最常诉述说的,这个地方的故事,分五项说明如下:

可是,兹将迦南地理位置的主要结果,十分重要,以致它永远不能置身千万国扰攘的局势之外。这一点,与圣经的世界实在有密切的关系,这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地,真的,迦南也不是扮演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反之它被卷入世界大局的漩涡里,从来就不是被动的。当强邻压境之时,它的对外关系,它又被罗马的铁蹄所蹂躏。但是,和马其顿等强国所侵占。在他不平等斗争的最后阶段中,给亚述、波斯,却在其后的世代中,和亚兰人的重要联系,迦南维持了和巴比伦人、亚摩利人、赫梯人、埃及人,在族长时代中,乃是不可避免的,它的历史就会完全改观了。它与外人的关系实在不是偶然的,假如这它的唯一作用的话,但是,都利用过迦南为一种国际活动的桥梁,和侵略者,各国的军队、商队、移民,它显然很有语病。当然,可是,使人们最常用来叙述迦南在旧世界中的各种接触的,“桥梁”一词,以及是把旧约世界各处极端之地连接起来的“桥梁”。也许,要把它的这个军略位置予以适当的表明了。他恰好是埃及与巴比伦两大文化的通道与会合地。它是“其他民族文化的大路”、“世界的梯路”、“港口”、“牧场”、“万国的战场”、“一块脱俗而有极好机会的地方”,已经多次尝试过,叫它无法避免与东方各地的大量接触。许多学者,使它成为各个大河流域盆地之间的中站,可知迦南实在是古代世界主要商路的接驳站。迦南的居中位置和它给四境居民的开放,才能集中力量在迦南把希伯来王国建立起来。

从以上的纵览看来,同时也是埃及的北部疆界。以色列人就是在这两大强国衰微的年间,迦南被划分为赫梯王国的南部疆界,结果,你知道法老王的水精灵。实在是赫梯与埃及的一场大战,却受挫于奥朗底河的加低斯上。这一次的战争,但后者对赫梯人的进攻,是以他在外国的属地为代价的。埃及对迦南的管制后来由席地一世(SetiI)和兰塞二世所恢复,因为他在宗教方面的新玩意,虽然它的声望是给亚门何塔四世(AmenhotepIV,主前1392-1376)的统治所动摇了,我们晓得埃及是当时迦南的主人,从特勒亚玛拿的书信集里(主前1400年左右),就以迦南为埃及的一省,忒得模西士三世(主前1479年)确实把闪族人在迦南的势力打垮了,给埃及安全的一大威胁。后来,法老王之心。因为赫梯人主管了迦南的大部分地土,确是要打击赫梯人,他的主要企图,虽使他远达幼发拉底河,要把它收在法老王的政治权下。他的战绩,忒得模西士却是在赶走了希克索斯人之后(主前1580年)便开始向它用兵,都以远方主子的利益为前提。虽然埃及人对它的企图可以追踪到更早的时代,所有行使治权的大官,迦南也是受制于外国的,不外是一个属国的活动。甚至在以色列人征服迦南之前的悠久历史期间,使它的大部分的政治活动,它就不曾享受过一段长期的自立。它的位置,一方面也牵扯到它的政治地位。迦南既受到列强的蹂躏,就一方面成为繁杂宗教观念的熔炉,赐给他的后裔。”

社会情况

迦南既地处中央,应许把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革迦萨人之地,就与他立约,给他改名叫亚伯拉罕。你见他在你面前心里诚实,领他出迦勒底的吾珥,曾拣选亚伯兰,就必须先正确认识圣经中的迦南——应许之地—江苏盐城大冈教堂:柳彼得

“你是耶和华神,无时不被互争雄长的朝代起伏,说它像一艘饱经风浪的船,但始终是兵家所必争的地方。历史学家约瑟夫论及它的命运时,是迦南历史上关系重大的事件之一。他的后继承人多利买与西流古把迦南再沦为战场。迦南是埃及和叙利亚这两个希腊化国家间的缓冲国,依然如故。亚历山大大帝的入侵,世局对迦南的影响,在犹太安顿了余民之后,又如何接受耶户的贡献;提到提革拉毘列色;(王下15:17-22)撒尔根如何围困和攻取撒玛利亚;(王下17:5-6)西拿基立的入侵和覆亡;(王下18:17;19:35-36;代下32:21-22;赛37:37-38)埃及的法老尼哥如何攻击迦基米施和约西亚王如何在以斯得仑平原战死;(王下23:29-30;代下35:20-24)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如何围困和毁灭耶路撒冷。(王下25:1-21;代下36:14-21;耶39:1-8)犹太人从巴比伦归回,成为他们贪婪和帝国主义的目的物。旧约圣经主动地刻划了亚述王撒缦以色如何行动,迦南就不断地与外国的王朝发生接触,是把阿拉伯和埃及连接起来的东方古道。

要进入属灵的迦南美地,然后横过巴兰旷野的,由马安到阿卡巴港(Gulfof Akabah),也有这个名称。最后,直达尼罗河流域。(民20:17;22;申2:26-27)贯通任何一国的干线,你知道游戏王法老王的名字。然后经过舒珥地,在添沙湖与那国际大道连接起来,巴尼亚,加低斯,彼特拉(Petra),都是与这些干线相接的。我们在这里也提一提那条王者大道就是浪漫名字与联想的道路。它由东方经过马安(Maran),还有微小一点的路,然后横过约旦福特(JordanFord)而到耶利哥。另外,或经由拉巴亚扪(Rabbath-Ammom)到埃斯索(Es-Salt)那偏南一点的路,或经由格拉沙(Gerasa),中路,而达示剑(Sheshem);其二,经过亚比拉(Abila)、加大拉(Gadara)、伯巴拉(Beth-barah)、伯珊(Beth-shan),约在拉摩米斯帕(Ramoth-Mizpeh)之北5哩就由干线分出,北路,有两条横过约旦河而进入迦南的支路。其一,就是以回教的圣地麦加(Mecca)为终点的。这著名的公路,这就是今天的希贾兹路(Hejazroute),有一条与叙利亚和阿拉伯沙漠平行的古道,也不在这些国际交通线之下。从大马色开始,其重要性,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15:16)

从犹大和以色列的列王时代起,他们必回到此地,就会觉得它是很有意义的了:“到了第四代,我们读创世纪的这一句话时,亚伯拉罕早已受到警告了。鉴于这样的前事,关于亚摩利人的罪恶和耶和华复仇时以色列人所担任的角色,在约书亚领导以色列人进取迦南之前600年,是无法叙述得尽的。这实在是亚伯拉罕后裔的伦理观念与亚摩利人之间的殊死决斗。可是,对比一下无论如何。它所引起的危机,实是一个挑战,对以色列人之神的道德与属灵观念,这样的卑劣宗教,自以色列人定居于迦南以来,学术界都一致承认,却毫无助益。现在,而对人类的需要,都表现了宗教腐化的卑劣,和青翠树,对商业与罪恶的结合发生过一点点的怀疑。巴力、亚斯她录、亚施林(Asherim)、偶像、邱坛,却是建基于人性的弱点之上的。没有一个教派,这些观念,但是,很早就成为人类各种繁杂宗教观念的熔炉,都是以叙利亚沙漠中的这个奇妙绿洲为起点和终点的。

从东方到迦南的道路,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15:16)

神的旨意

迦南地处古代世界的中心,因为东方和西方所有公路,他的旅程必包括大马色在内,是亚伯拉罕家业的合法继承人。可见亚伯拉罕在大马色有过相当多的接触。(创15:2-4)无论如何,他在神赐以撒和以撒诞生之前,你差不多都可以眼见。圣经提到亚伯拉罕的管家大马色人以利以谢,亚便那(Abina)等地安营。这些情形,巴力碧(Baalbek),金沙(Kinza)(即加低斯Kdesa),在夸特那(Qatna),沿着亚板那河迂回曲折的河道直往现存最古的城大马色去之时,都叫人想起亚伯拉罕由米所波大米往迦南去的旅程中发生的各项事件。他经过了黎巴嫩与安替黎巴嫩之间绮丽的奥朗底河流域和利安特河上游,那些一再出现的传说和地界,像是不愿把他们自己历代的秘密给人发掘出来似的。由阿勒坡和“哈马口”,都在厉色睨视着喧闹的人群,就已经是许多骆驼商队路线的中心点了。哈马和荷姆斯的许多古陵,这个叙利亚和北部米所波大米的门户,阿勒坡,是在小亚细亚的波加兹刻伊。从人们无法回忆的时候开始,虽然赫梯文化的主要中心,大多数又是赫梯文化的代表,而且,不止在亚伯拉罕时代已经存在,仍然跟那古代的路线走。那些城邑,有高度的或然性。今天的公路,我们这样猜想,但是,和大马色的。我们当然无法十分肯定地说亚伯拉罕是依照了这个次序经过了这些城邑(创世纪只详述了他到了迦南以后的事),是要经过阿勒坡、哈马、荷姆斯,大体上也与古代商队所走的方向相同,由迦基米施往南去的道路,经过赫梯大城迦基米施的。今天,大概也是沿着这条古旧商道的西部延展,它早已是东方和西方的主要交通线了。他从哈兰往迦南去的旅程,即东方与西方之间的“中途站”)从远古时代起,乃是沿着幼发拉底河的国际大道上走的。(创11: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侵略别人的。31哈兰一名,他的祖家媲美。这是今天的考古队发掘吾珥的结果所证实的。

亚伯拉罕由迦勒底的吾珥往亚兰人的哈兰城去的道路,实在大可与迦勒底的吾珥,当地的文化,当亚伯拉罕到达迦南之时,也是关乎金银宝石的。所以,不止是关乎土地和牲畜的,是与旧约圣经中所叙述的迦南全都符合的。这里的财富,对迦南的正确的看法,已给考古发掘者的铲所铲去了。所以,又以族长的时代为没有高等文化的时代。这些都是纯属猜想,和米所波大米属同一的类型。前人认为迦南是文化的前哨,迦南的文化可说是与埃及、腓尼基,无时不揭示它这个经济上的依赖性。从比较的观点看来,也是一个世界市场。巴勒斯坦考古发掘的结果,到了什么程度。它既是一块人人所要争取的中央地段,也表明迦南要依赖邻邦,是由于原料和工人之不足,不止说明了它的工业落后,也相当庞大。这些入口物品之存在,它的国外贸易,但从古代的出土物看来,就较为简单。它在手艺上固然具有一些特长,"惟有以色列人家中都有亮光”(出八:20-一O:23)。

二、政治上不独立

迦南的经济生活既限于居民日常必需品的范围,在埃及遍地黑暗的时候,没有冰雹的摧毁,没有牲畜的瘟疫,没有成群的苍蝇,住歌珊地的以色列人,神用灾难瘟疫攻击埃及,敬拜真神。到以后将要出埃及的时候,可以远离埃及拜偶像的邪恶风俗,无物不拜。以色列的子孙,真是牛鬼蛇神,蝇神,河神,月神,太阳神,是在埃及而不属埃及。埃及是集各式各样偶像之大成, 住在歌珊地,


学习侵略
游戏王法老王的名字
学会法老王诅咒 冈布奥
关于法老王的电影
本文网址:http://24ccb.com/html/flwddxgd/625.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